首页>>it资讯 >>列表

箭在弦上分集剧情详细介绍第14集

2021-04-07 01:30:49 字号:

  荣石要求,竹木纯一把外面的人,全部放走,竹木纯一很是纳闷,此时的荣石,根本没有资格跟自己谈条件,但是蹲下身,看见桌子底下,全部都是炸弹,绳子就拴在荣石脚上,只要荣石一动,整个屋子的人,全部完蛋。

  竹木纯一正在害怕,这时候荣树闯进来了,竹木纯一知道,荣石不舍得连荣树一起炸死,有安坐下来,要求荣石启动炸弹,两下正在对峙之势,赵正文满头大汗的跑进来,说是袁世梁醒了,竟然说是吕良彪派人救走了,徐氏姐妹,荣石的撞车,只是凑巧罢了。竹木纯一听到这个消息,很是惊讶,将信将疑,但是袁世梁毕竟是唯一的证人,荣石也很惊讶,但是荣石还是理直气壮的,要求竹木纯一对自己的误会,进行道歉,荣石对竹木纯一还有价值,竹木纯一也怕冤枉了荣石,等水落石出,会给荣石一个合理的答案,并把荣树带走,三天之内,要求荣石提供徐家兄妹的线索。竹木纯一走的时候,喜欢上了荣石的鹦鹉,荣石就答应,借给竹木纯一玩几天。

  日本人全部撤退,索杰进来,看见安坐的荣石,没有想到荣石据理力争,居然躲过了这一劫,然而荣石的脚,却麻了,悬着的心也暂时放下了。荣石让竹木纯一拿走鹦鹉,也是故意的,鹦鹉会学说话,也许会从竹木纯一那里,得到重要的情报。

  赵正文去通知日本人的是假消息,赵正文本事徐家军的人,当时血洗徐家的时候,被下了枪,不得不暂时跟着杜义恩,先做了伪军,但是赵正文一直不忘徐家军,和几个弟兄喝过血酒,保护徐家兄妹,赵正文报信的时候,其他弟兄就把袁世梁捂死了,竹木纯一吧赵正文三人押了起来,严加拷问,吕良彪也被进行了严刑拷打,日本人就是宁可错杀一千,不会放过一个。

  荣意一直守着锦川,等他的醒来,得知锦川,并不想为家人报仇,想带着姐妹远离战争,去香港,荣意很是失望,没有想到锦川,如此的自私,只好夺门而出。

  荣石去探望一航,但是和一航说话,荣石就开始结巴,荣石为一航住了一杯咖啡,一航想起了赵华,两眼含泪,没有赵华的味道了,荣石直言,让一航慢慢熟悉自己煮咖啡的味道,并对一航说,自己愿意照顾一航一辈子,保护她一辈子,希望一航给自己,这个机会。(原创剧情,转载请注明出处!)

  绿林带着搜刮的民脂民膏,装了满满二百辆车,连夜弃城而逃,成为历史上,承德最无耻的人,日本人轻而易举的占领了省会承德,日本国旗高挂,很是高兴。

  商会找荣石,为自己捐的钱,讨个说法,荣石的全部家产,都被常绿林卷跑。荣石安坐荣公馆,放出话去,谁要是敢迎接日本人,就会灭他全家。竹木纯一看见街上冷清,才得知是荣石所谓,荣石是热河首屈一指的大亨,在承德的势力很强,竹木纯一也接到命令,荣石对稳定承德,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,希望善加利用此人,若荣石不同意合作,务必将荣石在热河的党羽,清剿干净。

  竹木纯一带着一队人马,开着装甲车来到荣公馆,带了很多挺机关枪,荣石知道日本人此行的目的,荣石不想做汉奸,凭着收上的几百兄弟,想和日本人血拼到底,索杰告诉荣石,留着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,竹木纯一也给荣石很高的礼遇,竹木纯一和荣石分析了现在的局势,原创剧情,荣石还是没有松口,竹木纯一拿着荣石的未婚妻鲁宜宣和其他商人做人质,荣石才勉强答应,和日本人合作,但是荣石说明,绝不会做卑躬屈膝的走狗,自己的尊严不会丢,竹木纯一也答应,给荣石很高的礼遇,答应荣石的条件。

  一航的枪伤,渐渐好转,一心想为全家人报仇,就算是跑到天涯海角,也会把欠的贰佰多条人命还回来,二航也终于,箭离弦,在祭祀父母的面前,射出了这么多年来,第一支箭。

  竹木纯一住在承德山庄,是清代皇帝的养生之所,站在这金碧辉煌的,尊荣无比的避暑山庄,竹木纯一感觉很好,也邀请荣石作客,俩人并合影留念,报纸满街飞,人人都骂荣石是汉奸。

  日本人只用了十天时间,占领了热河境内,张学良在全国一片声讨声中,引咎辞职,通电下野,全国通缉常绿林。日本人继续攻打长城,蒋介石急调宋哲元、傅作义等七路大军,在长城作战。

  竹木纯一调往前线作战,望月舞雪大佐驻守承德,嘱咐望月舞雪,稳住荣石,就稳住了承德,不能把荣石逼成公开抗日,荣家势力很大,真的反抗起来,是很难对付的。

  日本人清剿抗日义勇军,到处烧杀抢掠,土匪那个父子俩,正逼着徐家姐妹成亲,不料日本人来了,清剿了山寨,只有土匪父子和徐家姐妹存活了。

  徐一航和徐二航想去城里,给家人报仇,从此多了两个穿着黑斗篷,拿着弓箭的两女侠。(原创剧情,转载请注明出处!)

  鲁一韦拿着一箱子钱,给了荣石,现在荣石没了家产,还有上千弟兄需要养活,鲁家和荣家是世交,鲁一韦想把荣石和妹妹的婚事,讨论一下,荣石直接说,自己和鲁宜宣不合适,以前自己在外打仗,是父母所定,荣石只是把鲁宜宣当妹妹。

  荣意是荣石妹妹,鲁一韦年近三十不结婚,就是为了她,鲁宜宣问起荣意,是否愿意嫁给自己的哥哥,荣意感觉莫名其妙,自己把鲁一韦一直当哥哥,比自己要大好几岁,其实荣意心里早就有一个人,那个为自己拉过小提琴的人。

  一航进入城中,埋伏在墙角,敌人来了一个小分队,一航全部射死,并把亲手杀害母亲的日本小队长,一箭穿喉,每射一箭,一航身上的伤口就会崩裂,手臂直流血,这种痛,更加加大了仇恨。二航柔弱善良,只在旁边,不搭弓射箭伤人,但是日本人投过来的炸弹,二航利用蝶舞箭,都一一回敬给敌人。一航坚持不走,伤口崩裂,还坚持等待敌人增援的到来。

  荣石听见,一航鸣镝箭声和敌人的枪炮声,知道一航身上有伤,拿了一包云南白药,去找一航,一航现在对每个人都有敌意,荣石说明自己身份,当时在血洗徐家的时候,在后面射击救一航的就是自己,一航当时接近崩溃,愁人的面孔格外清晰,对荣石的印象是模糊的,并没有接受荣石送来的药品。

  一航和二航坚守到天明,谁进胡同,都是一箭穿喉而死,敌人不敢接近,早上派了三百多人,想围剿徐家姐妹,一航身上有伤,作战一晚上,已经没有力气,二航身轻如燕,飞上屋顶,看见单四百人包围着两人,空射了几箭,把敌人引开,二航带着一航跑了,半路被荣石救下,荣石强拉着一航的手臂,给一航上了白药。一航不要荣石跟着自己,荣石答应,徐家姐妹有任何需要帮忙的地方,只需要留下箭的标记,荣石就会找到两姐妹。

  在这里,一航没有认识的人,只好麻烦表哥,表哥的父母也子啊自己婚礼上遇害,一航要不是走投无路,也不会麻烦表哥,表哥把那天所有的事情,打听清楚,一航把杀全家人的黑名单,射给了日本人。

  全城搜捕徐家姐妹,来到荣公馆,荣石不让搜查,并一脚把日本军官踢到,打了日本人,想搜查,要竹木纯一来。

  日本人搜查到鲁府,日本小队长看见鲁宜宣,温柔漂亮,想强奸鲁宜宣,鲁一韦阻止不了,叫管家快去找荣石。(原创剧情,转载请注明出处!)

  在外人眼里,鲁宜宣是荣石的未婚妻,荣石带着大队人,及时赶到,幸好鲁宜宣还没有被糟蹋,荣石一气之下,把小队长打死,并让其他人滚回去,通知日本人。井口中佐气氛不过,想杀杀荣石的气焰,荣石坐在院子中间,看见井口的到来,看都没有看他一眼,命令索然,谁在来鲁家搜查,不管什么人,乱枪打死,井口气愤不过,要求挑战荣石,荣石根本不屑一顾。望月舞雪知道这件事后,并没有找荣石的麻烦,毕竟自己人理亏,此事就不了了之了。

  荣石在外人看来,就是大汉奸,每天骂荣石的条幅,遍地飞,荣石都一一收藏起来。

  徐锦川看到报纸,日本人攻下热河省,但是锦川接到一航的来信,家里一切平安,并希望锦川尽快结婚,为徐家传宗接代,一航这样瞒着锦川,就是想保住锦川,为徐家留下这一个根。

  日本人全城搜捕徐家姐妹,来到铁匠铺,只要制造弓箭的,把一个铁匠的肚子划开,肠子流了满地,留下铁匠年迈的爷爷,和年幼的小弟,一航知道后,为了自己,又搭上这么多无辜的人,一航不顾自己伤口,执意要出去,到处暗杀残害百姓的日军和伪军,弄的日本人人心惶惶的,还束手无策。

  鲁宜宣感觉受辱,想上吊自杀,幸好及时被家人救下,并通知了荣石,荣石的弟弟荣树,知道后义愤填膺,看见街上欺压百姓的日本和伪军,就上前阻拦,并殴打坏人,日本人拿荣家先在还没有办法,荣树从伪军手里,拿过了一张照片,是徐家全家福,伪军为了找徐家姐妹用的。

  荣石查到了,徐家姐妹就藏在羊记面馆,荣石通知羊老板,希望杨老板,给徐家姐妹找一安全住所,自己弄找到这里,日本人也肯定能找到,徐家姐妹现在并不安全。

  一航无意间路过荣意的咖啡馆,鬼使神差的进来,要了一杯蓝山咖啡,一航想起了赵华,给自己煮的最后一杯咖啡,当时是那么的甜蜜,而此时是那么的苦涩,一航无声的落下眼泪。

  荣石看出身边的索然,不是普通人,身手好,头脑灵活,总是把自己往抗日的道路上引,知道他不是日伪的人,但不清楚索然到底是什么人。

  赵华的伤好了,给二百多死去的人,全部立了墓碑,跪在地上,天地为证,定要为大家报仇,只身寻找残留的队伍。(原创剧情,转载请注明出处!)

  孙哲义听说徐铁军一家遇难,就带着三十多人,和日伪军战了三次,就剩下几个人了,正好碰上了赵华,身为作战参谋的赵华,对这大家宣誓,徐家军没有灭亡,要和日伪军血拼到底。赵华每次拿着一航的红盖头,赵华就有揪心之痛。

  日本人研究了一航和二航的箭,更加知道锦川的厉害,竹木纯一没有想到,望月舞雪把和荣家的关系,搞的那么遭,本想让荣石为我所用,但为了防范于未然,竹木纯一立刻致电,香港的情报部,在香港杀掉徐锦川。徐锦川从小受过爷爷训练,听力很是好,发现有人暗杀自己,两箭杀了四个人,最后两个活口,想问出为什么杀自己的原因,但是两个服毒自尽了。毕竟死了六个人,徐锦川暂时被限制出境,留在香港。

  荣意拿过荣树得来的照片,是徐家的全家福,看见徐锦川,这就是自己念念不忘,给自己拉小提琴的人,荣意盼望着徐锦川的归来。

  一航知道了,二航写信把这里的事情,告诉了锦川,一航很是生气,重重打了二航一巴掌,一航只想承担这一切,他怕锦川回来会有危险,只要锦川活着,徐家报仇就有希望。

  锦川受到妹妹二航的来信,知道了真相,在姐姐大婚之日,日本人血洗了婚礼,锦川撕心裂肺的痛,想马上回去,回到两姐妹身边。看见又有很多人,围住自己的公寓,锦川熟读兵法,巧妙的躲过了敌人。锦川让自己女朋友千雅,先躲一阵子,这次回去不是报仇,而是把自己仅剩的两位亲人接来,并承诺千雅,回来和她完婚,千雅拉了一首曲子,为锦川送行。

  徐锦川潜出香港,回来的路上,竹木纯一安排清水二十三,咋半路劫杀锦川,清水二十三是阻击手,在日本排行第一,枪法准、快,布局之周密,得到日本军人很高的评价。

  全城戒严,荣石让荣树开车,去把城外的张贺接来,张贺是八路,参加义勇军就是想把抗日的力量,联合起来,团结一心抗日,张贺和荣石是老同学,想请荣石帮着筹备军饷和武器,并把队里的卫生员晓燕带来,想让她留在荣石的医院里,进修一下西医,更商讨下一步协助计划。(原创剧情,转载请注明出处!)

  张贺得到消息,日伪军的主力,都在长城作战,承德城就有两个日本大队,和伪军一个团的兵力,超不过三千人,张贺想把热河内的义勇军阻止起来,组成一个至少三千人的队伍,想和荣石里应外合,拿下承德,打到长城,和国军的两面夹击日军。荣石面对国家存亡,不会袖手旁观,会利用自己的力量帮助抗日的人,但是并不像加入到那个军队,荣石变卖了祖上的名画,给张贺他们筹备了一笔军需。

  荣石故意放纵自己的弟弟,在城里伸张正义,殴打欺负百姓的日伪军,就是想探探日本人的底,望月舞雪亲自拜访荣石,要求荣石管教一下,荣树的反日情绪。荣石不理睬,根本不把望月舞雪放在眼里,谁要是感动荣家人一根手指头,自己讲第一个起来抗日,日本人现在还不敢,正面和荣家撕破脸,就这样有不了了之。

  清水二十三得到锦川的消息,现在住在鸿运宾馆304房间,明天下午的车票北上汉口,转乘北平。清水二十三在窗口蹲守了一夜,听着锦川拉着小提琴,清水二十三感觉找到了知音,想晚几天射杀锦川,清水二十三太自负,把锦川看成自己迟早的猎物。

  一航查出,是彭超出卖了自己的父亲,带着队伍投靠了日本人,一航留下字条,下一个射杀彭超,望月舞雪利用这次机会,在彭超住的周围,埋伏了三百多人,但是一航按着地形,最有力的地方,就是和彭超住的地方隔着一栋楼,这个楼正好是玻璃,一航射出三支箭,射穿了一栋楼的玻璃,彭超正好在窗户口,一箭正中彭超的咽喉,并留下字条,下一个目标是望月舞雪。

  望月舞雪一直坐在车里,不相信一航可以看见自己,一航让二航射爆轮胎,在射向汽油,再一箭射出火花,车将要爆炸,望月舞雪跳出车外,一航又是一箭穿喉,望月舞雪当场毙命。只用了十分钟,徐家姐妹射杀了彭超和望月舞雪,徐家姐妹在热河的名声大震,成了传奇式的任务。

  钢珠的哥哥就是死在日本人手上,钢珠虽是孩子,但一心想报仇,捡了一支一航的箭,照着样子,和自己的爷爷制造箭,想支持徐家姐妹,利用自己铁匠部造出箭,多杀日本人和汉奸。

  竹木纯一在长城作战,得到上面的消息,枪支弹药上面军部给提供,但是其他军需,要求竹木纯一,在热河境内,自己解决,竹木纯一不得不回承德这件事情,只有荣石可以帮忙。(原创剧情,转载请注明出处!)

  清水二十三也上了火车,一直跟着锦川,有很多机会可以射杀锦川,但是清水二十三没有动手,清水二十三自认是一流的枪手,难得遇见锦川这样的高手,俩人也进行了一次不愉快的对话,锦川也看是留意清水二十三的动静,锦川看见他的挑战书,不能让锦川活着进承德,在火车到北平之前,提醒锦川小心。

  一航的伤口又崩开了,用的普通药,很难愈合,荣石知道后,送羊老板云南白药,敷上等两天就好。一航坚决不要,他知道荣石一直帮着自己,就因为是这样,一航更不敢接受,就是不想再欠更多的人情。

  荣石在第一次,看见一航在血泊中,浴血奋战的时候,就把一航放在心里,看着徐家的全家福,看着照片上的一航,荣石心里暖暖的,第二天,荣石亲自到照相馆,把一航从全家福上翻拍下来,放大四寸,把一航的照片,贴身收藏。荣意常常思念锦川,也把照片拿来,把锦川也翻拍了下来,从老板那里得知,荣石刚来过,翻拍的是一航,荣石这个精灵鬼,知道哥哥,对一航动心了,荣意那这件事调戏荣石,没有想到刚强的荣石,久战沙场的老士兵,居然脸红了。

  竹木纯一来拜访荣石,希望荣石,可以提供给自己,军需用品,在一周之内,需要运到前线。荣石答应了,但为上次鲁宜宣的事情,要求日本人上门道歉,要求竹木初一管好下属,不要上街惹是生非,荣石知道日本要在承德建立兵工厂,自己要求做这个买卖。日本军火从奉天调过来,会在承德停留几天,等荣石把军需准备好一并拉去长城前线,荣石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张贺,张贺想拿下这些军火。

  一航伤口发炎,又发高烧,二航不忍心姐姐苦熬,想去给姐姐抓药,但是不小心在街上,碰见了巡逻的伪军,一航和锦川擅长攻击,二航擅长逃跑,但是胳膊上还是中弹了。听见枪声,荣石出来,救了受伤的二航,给二航穿上自己衣服和帽子,在伪军眼皮子底下,把二航堂而皇之的带走了,日本人现在需要荣石的帮助,对于此事,暂时没有追究。荣石把二航,带到自己医院,荣石帮着把子弹拿出来了,并帮着敷上白药。

  一航听见枪声,怕妹妹有危险,拖着疲惫的身子,来街上找二航。(原创剧情,转载请注明出处!)

  天刚刚蒙亮,日本军发现了一航的踪迹,一航被堵在墙角里,一航重伤在身,将要昏迷之时,一箭射出去,鸣镝箭的响声,二航听的出来,哨声软弱无力,射程不足五十米,知道姐姐支撑不住了,赶去救援。又响了一声,二航从小受过训练,知道这支箭不是姐姐所射,而且所射的人是一个不懂弓箭的人,并且力道不足。原来钢珠看见日本人围剿一航,故意向天上射了一支鸣镝箭,把日本兵引开了一部分,荣石及时赶到,救了一航,把赶来的一小队日本人全部杀死,荣石是专业的射击手,枪枪毙命,速度极快。荣石把一航送回住处,处理了伤口,并打上了点滴,一航一直昏迷不醒。荣石临走时,留下一包蓝山咖啡,从二航的嘴里,才知道,一航和蓝山咖啡的缘故,赵华生前给一航的最后一杯咖啡,就是蓝山咖啡,此时荣石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  竹木纯一知道,荣石就走了徐家姐妹,来到荣公馆,来兴师问罪,要荣石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。竹木纯一没有想到,荣石居然一口承认,徐家姐妹是自己所救,一小队日本兵也是自己所杀,当时的情形,要是自己不杀,徐家姐妹也会杀的,荣石这样做,目的就是想接近徐家姐妹,知道徐家姐妹的住处,再去通知日本人,进行围剿,并告诉竹木纯一,她们在朝阳街五十九号,索然在那里监视,竹木纯一立即派人去查,但是到了那里,确实有包扎的血绷带,但是没有徐家姐妹的人,问起守候的索杰,索杰说不知道,和日本人发生了冲突,索杰被带进日本军部,进行严刑拷打,在审讯中,索杰把井口的耳朵咬了下来。

  荣意和荣树听见这一番话,以为荣石出卖徐家姐妹,很是生气,原来,荣石事先把一切都安排好了,索杰的被抓,也是荣石计划的一部分,荣石明白,现在自己对日本人还有用处,不敢把索杰杀了,仅多受点皮肉之苦,荣石也想趁着这次机会,看看索杰的骨头到底有多硬,现在荣家的几百号兄弟,大部分都是听索杰的,荣石也想趁此机会,教育一下索杰。

  荣石召集商会,筹备日本军需,但是放下话,要是没有自己的允许,谁敢给日本人一分钱,就灭了他全家。日本人从别的商人那里,筹不到军需,还是去找了荣石,并把索杰抬了回去,并请荣树给井口一块钱,因为自己吃了他的耳朵,算是赏钱。(原创剧情,转载请注明出处!)

  荣石并不在家,竹木纯一只是放下话,等荣石回来,去找自己。

  荣石为了掩护徐家姐妹出城,特意买了一辆新车,要荣意和荣树每天开车,出城门练车,但不要日伪军搜车,这样就是为了麻痹他们,好借机会把徐家姐妹送走,要张贺接应,张贺也希望徐家姐妹的加入,现在徐家姐妹名声大震,只要两人肯加入义勇军,依靠俩人的影响力,拉起几千人的队伍,是没有问题的。

  日本人的军火到了,很是精良,竹木纯一暂时安排入库,等荣石筹备军需后,一起拉往前线。

  还有一天时间,火车就要到站,清水二十三决定明天动手,要让锦川调到最佳状态,和锦川对决的时候,就知道徐家姐妹的实力了,清水二十三住在锦川隔壁,坚信锦川不会跳火车,锦川救姐妹心切,火车是最快的交通工具。这时候,锦川吧被子打包好,从窗口扔出去,给清水二十三留了一份信,说自己会比他先到,清水二十三以为锦川跳火车了,随机自己也跳了下去,却发现扔下来的是被褥,锦川又留信,这张被褥是送给他御寒的,这样清水会比预期的晚到两三天,清水二十三很是生气。锦川快马加鞭的,赶往承德。

  清水二十三的迟归,打乱了竹木纯一原有的计划,想起吕良彪在血洗徐家的时候,和一航的身手相当,当时足可以把一航杀掉,吕良彪当时对一个女人下不去手,这次被调回来,自己也在黑名单上,不会对一航手软。

  荣石派晓燕照顾一航,晓燕会祖传的,针灸和推拿,一航的伤好的很快。荣石喜欢一航,但是一见到一航,荣石能说会道的嘴,就开始结巴了,说出要一航暂时出城的计划,一航坚决不同意,荣石说出了一航的心声,一航是在害怕,害怕身边熟悉的人死去,一航终于找到知音的感觉,但是更不想欠荣石太多,荣石为了让一行离开,说出想让一航,帮助义勇军劫夺军火的事,一航答应帮忙。

  荣树在街上,发现两个日本兵打算了一个小女孩,还要强奸女孩的母亲,两个伪军在旁边帮忙,荣树打死了两个日本兵,并殴打两个伪军,吕良彪正好经过,阻止了荣树,并把荣树和索杰绑了回去。荣石正要和竹木纯一钱合同,准备军资的事情,但是荣意闯了进来,说荣树和索杰被绑走了,荣石要求放人后,才签合同。

  竹木纯一命令井口,要求吕良彪放人,因为荣树打了自己手下的弟兄,吕良彪不卖井口的帐,坚决要把荣树和索杰杀死,为自己兄弟争回面子,枪上膛,对着荣树的脑袋。(原创剧情,转载请注明出处!)

  这时候,荣意和鲁宜宣闯进来,吕良彪把四人绑在一块,要把四人全部处决,竹木纯一亲自来了,要求吕良彪放人,吕良彪不服气,当街殴打自己的手下,就是不放人,竹木纯一说了当时的情况,吕良彪此时才知道,原来自己的手下,帮着日本人杀害百姓,强奸妇女,自己亲手把这两手下打死,并严令自己的人,敢祸害百姓的,一律杀无赦,至于自己抗命,吕良彪愿意接受竹木纯一的处决,但是竹木纯一没有再追究。

  吕良彪这样,也算是一条汉子,索然打听了吕良彪的底细,吕良彪以前是土匪,专门劫富济贫,就因为当时的大当家欺压百姓,就和土匪闹掰了,受到大当家的追杀,在吕良彪走投无路的时候,是张一平收留了他们母子,俩人拜了把子,从此就死心塌地的跟着张一平。荣石为了杀杀吕良彪的气焰,要求他给荣树等人,磕三个响头,并要求登门道谢,但是吕良彪坚决不去,并说自己会亲手抓住徐家姐妹。

  锦川快马加鞭,赶往承德,路上有拦阻者,一箭射死两人,一分钟都不想耽误。当初那两个土匪父子,也来城里找徐家姐妹,还满心希望,俩个美人做自己的媳妇。

  吕良彪发出挑战书,四月十日中午十二点,在荣意的咖啡馆,挑战一航。竹木纯一允许吕良彪这样做,在荣家的咖啡馆,也是想给荣石一点颜色看看,挑战书满天飞,荣石命令手下,尽快收回来,怕一航看见,但是一航还是看见了,想起吕良彪杀死自己的亲人和自己最爱的男人,一航暗自下了决心。

  荣石安排徐家姐妹出城,用自己的车,让荣树和荣意送俩人出去,并排很多人,到了城门口,伪军不得不让他们出去。

  荣石知道这次在劫难逃,但是还想孤注一掷,把荣树和荣意交给了索然,如有自己不测,带着手下的兄弟,和张贺会和,并截下这批军火。荣石并不想知道索然的来路,但是相信抗日的目标,都是一致的,放心吧事情交给他。

  出城后,一航把二航交给义勇军,自己要会城里,知道自己不回去,荣石就会有危险,在这里也遇见了,徐铁军的旧部红波,从贺岭逃出,加入义勇军,就是为一航的父亲报仇。

  竹木纯一已经怀疑荣石,以观战名义,把荣石请过来,俩人就这样紧张的坐着。

  一航还是按时出现了,接受吕良彪的挑战,大街小巷没有一个人,这里将会发生一场恶战。(原创剧情,转载请注明出处!)

  剩五分钟就到十二点了,吕良彪听着音乐,等待着一航的到来,驳壳枪对鸣镝箭优势明显,一航的鸣镝箭特别是快,可令鸣镝之声不绝,驳壳枪可点射,可连发,可扫射,吕良彪很自信,自幼习武,臂力腕力过人,就算一航的箭再快,也不会快过子弹。吕良彪知道一航的伤还没有好,对付一个伤还没好的人,感觉赢了也没有面子,输了就自裁吧。

  咖啡馆几条街,都是空荡荡的,一航就这样慢步走在大街上,更有利于用耳朵侦察敌情,听到在那里埋伏,埋伏了多少人,一航就这样光明正的走着,知道在杀吕良彪之前,埋伏的人是不敢轻举妄动的,日本人就是想利用吕良彪立威,告诉承德的人,日本人是有能力杀掉他们的英雄一航的,一航这样醒目的走在大街上,就是要让日本人全部看见,这样荣石就可以摆脱嫌疑。

  一航的到来,竹木纯一和荣石都很惊讶,在对面的楼上,观看这场战争。

  一航知道吕良彪的身手,在闯进他们家的时候,吕良彪杀人最多,他是唯一一个够资格成为一航对手的。一航还没有把握打败吕良彪,但是为了死去的人,在暗处注视自己的人,一航都必须过来,在门口,一航向天空放了一箭,告慰父母在天之灵。

  锦川快马加鞭正赶往承德,二航穿上日军的军服,也在赶往承德的路上,咖啡馆有很多路人马,有荣石的,有日本人设的埋伏,有伪军杜义恩派的十人,就是查看一航有没有同伙。

  一航的箭,足以和吕良彪的枪抗衡,两人打的难分伯仲,在最后之时,一航手臂中了一枪,吕良彪也中了一箭,两人赤手空拳的打了起来,还是难分伯仲,正在这时候,钢珠想帮一航,但是却添了麻烦,一航为钢珠挡了一刀,一航处于下风,又被日本人惨打了一番,吕良彪拉开日本人,想给一航痛快的一枪。荣石那是钻心之痛,想最后一刻,和竹木纯一同归于尽,二航就在边上看着,看着别人殴打自己的姐姐,二航就是没有出手,但是在最后一刻,二航还是射了吕良彪。荣意和荣树趁机救了一航,索然带人掩护,被敌人包围的一刻,锦川来了,身手之快,让人眼花缭乱,掩护一航送进医院,进行抢救。

  荣意陪着锦川,想把承德城搞乱,让日本人无暇顾及,来不及搜查一航,给一航争取时间,准备炸日本人的军火库。

  张贺扮成日本人,及时救援,各路人马齐动员,知道两人要炸军火库,张贺笨打算抢军火库,赶去及时组织锦川。(原创剧情,转载请注明出处!)

  一航经过抢救,还在危险之中,荣石在外面焦急的等待,二航在门口,荣石不明白,二航眼看着别人殴打自己的姐姐,为什么不出手,二航只是哭,没有说话。

  杜义恩的人,发现荣家姐妹,救走了一航,索杰派人把那十人灭口,但是不小心还是跑走一个,此时估计到了司令部,荣石担心,开车急忙赶去,故意闯死那人,不能把自己的兄妹至于危险当中,没有想带袁世梁还有一口气,被伪军带走,进行抢救。

  张贺扮成日本人,骑马大摇大摆的进入军火库,到哪里已经晚了,既然军火被炸,张贺索性帮着炸了一个痛快。锦川腿上中了一枪,被送在羊老板那里,没有生命危险,锦川骑马走了六百里,把马都累死了,自己的屁股也烂了,荣意看见锦川,心里有说不出的喜欢,锦川说出清水二十三就要到了,在他来之前,吧自己姐妹接往香港。一航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,被荣石转移在咖啡馆的地窖里养伤,土匪封氏父子,也为了掩护一航撤离,和日本人打了起来。

  张贺这一招,没有随时一兵一卒,有安全出城,把承德城搞的计费狗跳,红波是徐家军的人,走南川北,战斗力很强,大家打了一场痛快的仗。

  吕良彪中了二航一箭,竹木纯一责问,为什么当初不直接对一航开枪,吕良彪有自己的原则,不忍心对一个失去反抗能力的女人下手,甘愿接受军法处置,知道徐氏兄妹没有出城,竹木纯一要求,全城搜捕。

  袁世梁还没有苏醒,杜义恩派了三人看守,他一醒来就马上报告。

  竹木纯一感觉这样的事情,太过巧合,处处和荣石有关,竹木纯一带了五六百人,包围了荣公馆,荣公馆此时就剩下荣石一人,安坐在沙发上,喝着咖啡,等着竹木纯一的到来。竹木纯一按照自己的推理,吧所有的事情,都说的很清楚,也和发生的一模一样,但荣石还是没有承认,荣石不放弃意思希望,知道这只是竹木纯一的猜想,并没有实际的证据。

  袁世梁醒了,说出荣家姐弟就走了徐一航,自己是荣石故意闯的,要赵正文及时通知竹木纯一。

  荣树带着三百来人,想和日本人决一死战,两拨人在外面持枪,对这对方。

  竹木纯一不想多说,荣石这个人太危险,想就此解决掉荣石,再消灭外面被包围的三百人,但是荣石镇定的说,竹木纯一根本走不出这间房子。(原创剧情,转载请注明出处!)

  荣石要求,竹木纯一把外面的人,全部放走,竹木纯一很是纳闷,此时的荣石,根本没有资格跟自己谈条件,但是蹲下身,看见桌子底下,全部都是炸弹,绳子就拴在荣石脚上,只要荣石一动,整个屋子的人,全部完蛋。

  竹木纯一正在害怕,这时候荣树闯进来了,竹木纯一知道,荣石不舍得连荣树一起炸死,有安坐下来,要求荣石启动炸弹,两下正在对峙之势,赵正文满头大汗的跑进来,说是袁世梁醒了,竟然说是吕良彪派人救走了,徐氏姐妹,荣石的撞车,只是凑巧罢了。竹木纯一听到这个消息,很是惊讶,将信将疑,但是袁世梁毕竟是唯一的证人,荣石也很惊讶,但是荣石还是理直气壮的,要求竹木纯一对自己的误会,进行道歉,荣石对竹木纯一还有价值,竹木纯一也怕冤枉了荣石,等水落石出,会给荣石一个合理的答案,并把荣树带走,三天之内,要求荣石提供徐家兄妹的线索。竹木纯一走的时候,喜欢上了荣石的鹦鹉,荣石就答应,借给竹木纯一玩几天。

  日本人全部撤退,索杰进来,看见安坐的荣石,没有想到荣石据理力争,居然躲过了这一劫,然而荣石的脚,却麻了,悬着的心也暂时放下了。荣石让竹木纯一拿走鹦鹉,也是故意的,鹦鹉会学说话,也许会从竹木纯一那里,得到重要的情报。

  赵正文去通知日本人的是假消息,赵正文本事徐家军的人,当时血洗徐家的时候,被下了枪,不得不暂时跟着杜义恩,先做了伪军,但是赵正文一直不忘徐家军,和几个弟兄喝过血酒,保护徐家兄妹,赵正文报信的时候,其他弟兄就把袁世梁捂死了,竹木纯一吧赵正文三人押了起来,严加拷问,吕良彪也被进行了严刑拷打,日本人就是宁可错杀一千,不会放过一个。

  荣意一直守着锦川,等他的醒来,得知锦川,并不想为家人报仇,想带着姐妹远离战争,去香港,荣意很是失望,没有想到锦川,如此的自私,只好夺门而出。

  荣石去探望一航,但是和一航说话,荣石就开始结巴,荣石为一航住了一杯咖啡,一航想起了赵华,两眼含泪,没有赵华的味道了,荣石直言,让一航慢慢熟悉自己煮咖啡的味道,并对一航说,自己愿意照顾一航一辈子,保护她一辈子,希望一航给自己,这个机会。(原创剧情,转载请注明出处!)

  一航拒绝了荣石,并把手里的咖啡还给荣石,荣石愣住了,欲言又止。

  封家父子,整日守在一航和二航身边,把他两人正当自己的老婆了,荣意说这婚事不做数,并对二航和晓燕说,荣石喜欢上了一个人,每次她出来杀日本人的时候,荣石都会担心,荣石时时刻刻关心着她,荣意正要说,荣石喜欢的是一航的时候,荣石过来,被打断了,荣意的话说了一半。二航以为,荣石喜欢是是自己,二航早就对荣石芳心暗许,对荣石说自已也是,就跑开了,荣石听了这句话,感觉莫名其妙,问起荣意刚才说什么,荣意才知道,是二航理解错了,荣石很在意,让荣意有机会,给二航说清楚。

  锦川看望一航,看见遍体鳞伤的姐姐,美满的家庭,只剩下兄妹三人,三人抱头痛哭。

  荣石知道了清水二十三的事,知道要是他押运,日军的物资,张贺就很难劫到这批物资的,荣石找到锦川,让锦川劫杀清水二十三,哪怕拖延清水二十三几天也行,只要他不押运物资,就没有太大问题。荣石担心高手过招,不容有失,想让二航从旁帮助,锦川知道二航不会杀人,起不了作用,此事荣石才知道,二航不杀人的原因,因为小时候打猎,二航连动物都不舍得杀,直射动物脖子上的铃铛,但有一次涉猎,二航瞄准的是铃铛,走进一看,才发现自己射死了一个小孩,此后,二航在没有拿箭对这人,这么多年,一直走不出这个阴影。

  日本人对吕良彪和赵正文三兄弟,进行严刑拷打,还是没有说出有价值的,顾及荣家,暂时没有打荣树,竹木纯一正好借此机会,让荣石带着荣意参观,自己所设的酷刑,俩人亲眼看见,赵正文的一个兄弟,被狼犬活活生吃的一幕,荣意回家大病一场,竹木纯一就是想警告一下荣石。

  荣石吧鹦鹉拿回来了,经过诱导,鹦鹉只说明晚,着肯定就是清水二十三来的时间,锦川经过推算,应该是今天得到的消息,明晚清水二十三才能赶到,锦川研究地图,想在清水二十三路过,康源城外十五里破庙里设伏,二航也跟着去了。

  钢珠一直为上次的事情,耿耿于怀,来给锦川和二航道歉,一航是因为救自己才被吕良彪占了上风,钢珠当时为了帮助一航,才那样做的,并没有想到自己会添乱,抱着自己设计的伸缩箭,便于携带,有不占地方,伸开还可以固定,锦川知道,钢珠家里,就因为几张弓箭,当初被日本人残杀,锦川和二航紧紧,吧钢珠搂在怀里。(原创剧情,转载请注明出处!)

  锦川和二航在破庙设伏,想劫杀清水二十三。

  荣意开着车,把俩人送了出去,索然安排两人换成快马,荣意担心锦川的伤,执意开车送他去,锦川上次骑马,走了六百里,屁股都磨烂了,荣意贴心,买了一个软乎的坐垫。二航感觉荣意喜欢自己的哥哥,锦川也看出来了,但是锦川有女朋友,会尽快带着一航和二航,去香港,至于和荣意的事情,锦川只是假装不知道。荣意本想,上次的事情,和二航解释清楚,说荣石喜欢的其实是一航,但还是说到一半,被锦川打住了,荣意也没有再提。

  竹木纯一下命令,城中留两个中队,其余倾巢而去,以承德为中心,进行为期三天的清剿义勇军。井口提醒竹木纯一,只留两个中队,城内空虚,只怕敌人会乘虚而入,竹木纯一自信的让井口放心,自己已经胸有成竹。赵正文得到这个消息,就把这告诉了荣石,一支中队,负责看管军火的,另一只中队,是对付徐家兄妹的,把赵正文送走。荣石和索杰商量,这正是一个好机会,在这个时候,吧徐一航送出去,在把吕良彪也送出去,这样吕良彪安通义勇军的罪名就坐实了,吕良彪还是个可用的人才,只能投靠义勇军,这样荣家的罪名,也就洗清了,荣家的出境就不会太危险。

  荣意把兄妹两人送到破庙,又派人把路挖断,阻止了清水二十一,开车去承德,锦川故意拉小提琴,把清水二十三引进破庙,清水二十三也为锦川这样的对手,愿意在这里决一死战。在破庙里,锦川事先躲起来,锦川占了上风,当身手拉起清水二十三的时候,被阴险的清水二十三,扎在内脏一刀,锦川快被打死的时候,二航才动手,只是吧清水二十三射伤,没有要他的命,二航善良的有点愚蠢。

  锦川被及时送进康城的医院,锦川由于大量出血,当时在场的,只有荣意是O型血,荣意为了救锦川,冒着生命危险,让医生抽了550毫升的血,知道晕倒。

  荣石把这计划,告诉了张贺,行动定在今晚八点半,也让封氏父子,把山上的土匪兄弟,拉过来,一起参与战斗。

  清水二十三身受重伤,及时到了县城的日本军部,马上派兵,搜查锦川的下落,荣意的手下拼死,掩护锦川离开,荣意枪法也很准,抬手打死了,阻拦自己的十几个日本人,却把二航吓坏了。(原创剧情,转载请注明出处!)

  二航开着车,把敌人引开,荣意带着锦川,到多伦的一家农户养伤,荣意去多伦城,在荣家的商号,拿了一点药,希望锦川赶快好起来。这次为了掩护,锦川安全撤离,荣家死了七八个兄弟,荣意很是伤心,荣家的人很团结,哪怕剩下一人,也会战斗到底,不是为荣家,而是为了中国人的尊严。锦川身怀绝技,居然只想带着姐妹去香港,并不想报仇,荣意还是伤心的哭了出来,看着小时候,为了听锦川拉小提琴,留疤的胳膊,只有祝福锦川和千雅,到香港幸福了,锦川想起小时候的事情,也没有再多说话。

  清水二十三也负伤,在医院接受治疗,清水二十三知道自己听力不足,整日在医院练习自己听力。清水二十三把千雅抓回来了,就是为了对付锦川。

  一航知道荣石有计划,坚决要参加,荣石的计划,今晚八点,荣公馆的人,会分别从五个地方,杀几批伪军,调出日伪一部分兵力,八点半,张贺的人,扮成扫荡归来的日军进城,救了吕良彪,把守卫扫清,把一航和吕良彪送出城。知道这次任务,居然要救吕良彪,一航坚决不答应,但是这样,就可以洗清荣家的罪名,也把荣树放回来,一航坚持,把自己转移到别的地方,把地址告诉竹木纯一,这样可以引开一部分人,去军部救吕良彪的计划更好实施,荣石心疼一航,身体还没有恢复好,但是一航坚持。

  竹木纯一突然,把外面清剿义勇军的兵力调回来,竹木纯一怕张贺的人,再扮成日本人,故技重施,安排六百人埋伏在城门口,八百人留守军部,今晚所有命令,一律有日本人传达。荣石觉察到自己上当了,也猜出竹木纯一的排兵布阵,但要临时取消行动,送走一航和再劫军火的计划,将会更难实施,荣石临时调整计划,让小燕假扮成二航,把她和一航安排在筒子街18号,并拿过来二航的几支箭,制造假象,让竹木纯一知道,二航大开杀戒了。荣石知道张贺是谨慎的人,没有自己的信号,是不会攻进城的,把行动时间,安排凌晨2点半,先让弟兄们休息,以逸待劳。荣石给竹木纯一打了一个电话,说自己的手下,在城里发现了一批可疑分子,怀疑是抗日分子,很是狡猾,自己手下跟丢了。竹木纯一命令手下的人,今晚全部不许睡觉,以防不测,但是荣石迟迟没有动手,竹木纯一一直耐心的等着。(原创剧情,转载请注明出处!)

  荣石拿来二航八支箭,让手下的人,用二航的箭,插进几个巡夜的日本人,竹木纯一以为二航的战斗力被激发出来了,认定当初,二航不舍死吕良彪,就是两人有勾结,在演双簧,吕良彪的暗通义勇军的罪名,就这样被定实了,竹木纯一派出两个小队和一连伪军,去城东看一下。

  荣石也给竹木纯一报告,在南茶行,自己的手下,发现了二航的踪迹,并告诉竹木纯一,自己现在有几百人在外面,帮着日本人打听,徐家姐妹的下落,要竹木纯一看着点,别伤了自己的手下。竹木纯一吩咐下去,又派出两个小队和一连伪军,去南茶行看看,尽量不要和荣石的人,发生冲突,就这样,荣石的人带着,竹木纯一派出的人,在城里转圈,并在半路,慢慢把这些人劫杀,害怕竹木纯一缓过神来,荣石拿出杀手锏,把 一航的下落告诉了竹木纯一,竹木纯一知道徐家姐妹的厉害,但怕是调虎离山之计,促使日伪军队空虚,只好从城门口调了,两个中队和一个营的伪军,去筒子街18号,围剿徐家姐妹,并让手下等会把电话的线掐断,使得竹木纯一的命令暂时无法下达。

  周旋到现在,天已经亮了,井口和杜义恩带兵,围剿徐家姐妹,荣石的手下,故意把两个伪装成农民的日本兵,带到筒子街十八号,晓燕穿着二航的衣服,背着弓箭,一航正脸对这门,确认徐家姐妹就在里面,日本人大批的进攻,把房子打成了筛子,此时的一航和晓燕,早就利用地道,去了对面的阁楼上。

  荣石让封氏父子,带人化妆成日本人,带着两只队伍,从中间,打击敌人的背后,放了烟就撤退,最后让日本人和伪军两队的人,互相残杀。

  一航在小阁楼,等待荣石的手下离开后,让晓燕扔出炸药,一航射箭,把炸弹射向敌人,炸了一批,一航又一箭,把杜义恩射杀,快速逃离阁楼,从小门出去,有五个荣石的手下接应,小门被敌人包围了,一航和大家,张开了惨烈的战斗,荣石的手下,全部壮烈牺牲,只剩下一航和晓燕,一航体力难支,鸣镝箭已经射完了,晓燕的子弹也弹完了,敌人一批批的攻进来,一航和晓燕紧紧相拥,坐等日本人的进来,正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,张正文带着一个连的人过来,都是徐家军的兄弟,把进来的日本人全歼,掩护一航撤离,一航让人,带上为自己牺牲的荣石手下的四个人。(原创剧情,转载请注明出处!)

  先前,张贺带领的义勇军,俘虏了日本官兵九条一夫,经过改造,九条一夫认识到自己的罪过,也认识到日本侵略的罪行,决心替八路做事,减少自己和日本人,对中国人侵略的罪过。九条一夫利用自己的身份,和正宗的大阪口音,顺利进入了日军司令部,假传竹木纯一的命令,以转移吕良彪为由,把吕良彪带出了司令部,按照荣石的指示,并把金城少佐派来押送的人,索杰故意留下一个活口,剩下的全部杀死,九条一夫故意用日本话,说这次的行动,是金城少佐配合才这么顺利,想借此,让竹木纯一怀疑日本人,并让他们狗咬狗。

  荣石的几个兄弟,为了保护一航,全部牺牲,荣石很是伤心,决心厚葬兄弟。赵正文希望一航,充足徐家军,以一航现在的影响力,振臂一呼,肯定会有很多人过来,一航没有答应,她受不了熟悉的人在身边死去。荣石对一航咆哮,责怪她太顾个人感受,而忽略了她对抗日的重要性,有战争就必然会有人死去,下一刻不知道谁会牺牲,然而,能为革命牺牲,荣石感觉死而无憾。此时荣石不再是,面对一航,那个结结巴巴的人,一航也为之动容,但是还没有能够说服自己的内心。

  索杰抢了一部运兵车,乔装成日本人,把一航和吕良彪顺利送出城,日伪军刚刚追出城外,被张贺和封氏父子的人马的伏击,日伪军抵抗不过,只好撤回城中。封氏父子本是白云洞的土匪,这次参见战斗,被人认出来了,近期日伪军,一定会去白云洞清剿他们,封三父子只好率众马匪,跟着张贺暂时加入了义勇军。

  在荣石的指挥下,这次的战役很是成功,索杰故意留下的活口,也回到了司令部,把听到的话,全部转告了竹木纯一,竹木纯一下命令,严加拷问金城少佐,金城少佐死在日本人的酷刑之下,被日本军犬活生生的咬死。

  荣石没有暴漏自己的身份,按照先前的约定,只要提供徐家姐妹的线索,日本人就把荣树放回来,荣石态度强硬,反而责问,日本人抓捕许家姐妹不利,要求把荣树放回来,竹木纯一无话可说,只好乖乖放了荣树。

  吕良彪受到日本人的酷刑,身受重伤,张贺先派人给他治伤,吕良彪知道,这一切都是荣石和张贺联手所做,这样自己暗通共产党的罪名,就做实了,也洗清了日本人对荣石的怀疑,吕良彪是条汉子,恩怨分明,但是张贺反而劝吕良彪,以吕良彪的性格,根本和日本人、伪军走不到一起,荣石这样做,也算是帮了吕良彪,劝吕良彪不要恨荣石。(原创剧情,转载请注明出处!)

  索杰是共产党员,知道一航和吕良彪之间,有灭门的深仇大恨,但是一航和吕良彪的身手,对此时的战时,很是有帮助,索杰叮嘱张贺,尽量做两人的工作,解开两人之间的死结,张贺也叮嘱索杰,有时间做一下荣石的思想工作,以荣石和热河各界的关系,对共产党会很有用。

  锦川受重伤,被荣意安排在葛家屯养伤,现在反而回承德危险,就先让锦川在葛家屯养伤。荣意细心照顾锦川,知道锦川已有所爱,看着小时候,为了听锦川拉小提琴,留疤的胳膊,这个疤痕同时也留在了荣意的心里,但是此时,只有祝福锦川和千雅,荣意会承德参加死去兄弟的葬礼。葛大爷为了保护锦川,在家里挖了一个地窖,伪军搜查的时候,让锦川安全躲过了。

  九条一夫来找一航,一航大婚那天,九条一夫也参与了,并杀了八个徐家军人,九条一夫自知罪孽深重,不奢求得到徐家的原谅,求一航给自己赎罪的机会。一航听见日本两个字,就全身抽搐,想杀死九条一夫,结果被张贺和二航拦住,这次行动,九条一夫起了很大的作用,当初九条一夫是军人,对徐家的残杀,只是执行命令,九条一夫没有选择,一航无法原谅这个日本人。张贺请求一航,为了民族大业,暂时放下家仇,暂时不杀害吕良彪。

  清水二十三派人,把千雅从香港带过来,想用她对付锦川,清水二十三同时也受了伤,只好带着千雅,先去承德养伤。

  经过这次战斗,手下的兄弟,个个战斗经验丰富,知道这些人,都是索杰吸收过来的,很多是被打散的义勇军战士,荣石也猜到了,索杰的身份,但是没有说破,荣石很有民族自尊心,只要谁抗日,不管那个党派,荣石都会支持的。荣石亲自给死去的兄弟挖坟地,举行隆重的葬礼,荣家的全部商号歇业,都要参加葬礼。

  竹木纯一任然怀疑,荣石参加了,营救一航和吕良彪的行动,带着幸存的那个日本人,想在葬礼上,让荣石的全部手下说话,辨别和九条一夫说话的人,逐一审查,但是那个日本人,还是没有听出索杰的声音,荣石又躲过一劫。

  这次事,也给索杰敲响了警钟,知道不会每次都会这样糊弄过去,叮嘱荣树,万一到了糊弄不过去的时候,懂得舍车保帅,而荣石就是大家的帅。(原创剧情,转载请注明出处!)

  张贺想劝降吕良彪,一直在做吕良彪的工作,问起吕良彪为什么,那么很当兵的欺负老百姓,吕良彪说出了当中的隐情,在吕良彪小时候,张作霖手下的兵闯入吕良彪家里,把他的母亲轮奸了,吕良彪的父亲,为了让他们母子逃离魔掌,吕良彪的父亲只身引开了那些兵,从此吕良彪母子和父亲失散,母子两人一直四处流浪,幸得张一平救下,两人并拜了靶子,张一平对母子有相救之恩,所以吕良彪才死心塌地地跟着张一平。张一平做了汉奸,他也跟着做了汉奸,他决不能背叛张一平。吕良彪找了父亲二十多年,但是一直没有消息,但是始终没有放弃过,留下的只有三口之家的照片,吕良彪当时还小,名字还叫铁蛋,张贺看了照片,表示会留意他父亲的下落。

  给日本人准备的物资,决定今天晚上交给他们,估计明天一早,日本人就会把物资和军火,运往长城前线。荣石想让张贺劫下这批东西,赶到张贺出商议计划,正好荣石也想见见一航。

  荣意先单独见了一航,说了荣石的一些事情,一航解开对荣石的误会,荣石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花花公子,让一航很欣慰,但是一航却处在尴尬的位置,二航喜欢荣石,而荣石喜欢自己,而一航心里一直还有赵华,赵华蒙难后,一航一直把自己封闭起来。一航还是单独见了荣石,为自己以前的误会道歉,并告诉荣石,自己的爱情已经被赵华带走了,荣石很是失望,但并没有多说什么。一航问起荣石,为什么帮着大家做这些,荣石回答,为了整个国家的尊严,荣石退伍后,本想继承祖业,走实业救国的路线,但是回来,却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,荣石有拿起枪,只有把日本人赶出去,才能发展自己的国家,一航确定自己,当初小看了荣石,荣石分析国内的形式,头头是道。对于荣石,一航心里是愧疚的,一航的爱情被赵华带走了,剩下的只有仇恨,一航把自己包裹在冰冷里,就是想简单一点,少一分牵挂,一航可以孤注一掷的报仇,二航远远的看着,一航和荣石在说话,知道荣石并不是喜欢自己,心里很是伤心。

  鲁宜宣上次差点被日本人强暴,心里很是憎恨日本人,在街上,开枪打死了一个日本官兵,被竹木纯一抓起来了,荣石拿物资要挟竹木纯一,最后把鲁宜宣毫发无损的又送回来了,荣石才把物资给日本人送去。(原创剧情,转载请注明出处!)


播种机械 https://qfhsgm1688.cn.china.cn